推荐商品
  • Pba 淘宝网最热美容护肤品牌
  • 每一秒都在燃烧你的脂肪 健康瘦身
  • 健康绿色减肥 就是这样轻松!
  • 时尚内衣 塑造完美身形!
  • 麦包包 周年庆典包包折扣
  • 祛斑美白 不再做个灰脸婆
大明小婢 上中下3册 沐非著WE-79正版现货闪发Z2古代言情大明朝史密斯夫妇的谍中谍传奇
  • 市场价格:44
  • 促销价格:44
  • 商品编码:523823021688
  • 商品分类:史密斯夫妇
  • 商品所在地:湖北 武汉
  • 商品来源:天猫
  • 发布时间:2018-09-23 22:46:54
商品详细信息 -

大明小婢 上中下3册 沐非著WE-79正版现货闪发Z2古代言情大明朝史密斯夫妇的谍中谍传奇

图书名称:大明小婢(上中下3册)

图书定价:79元/套

作者:沐非 著 

出版社:中国友谊出版公司 

出版时间:2015年11月 

页 数:944

字 数:12000000

开 本:16开

纸 张:胶版纸

包 装:平装

ISBN:9787505735699

1、《宸宫》作者沐非全新作品,谱写大明朝史密斯夫妇”的谍中谍传奇。《明史》记载的千面女谍与锦衣统领之间的浮华惊。

2、大明永乐十四年,因为不甘自身悲惨遭遇,建文罪臣的后裔组成秘密组织“金兰会”,暗中一一解救同伴,并伺机暗杀朝廷重臣,而深感篡位压力的朱棣却通过锦衣卫等特务组织,加强对天下可疑人物的搜捕。身份对立男女,彼此伪装超高技能相恋多年,却对对方的秘密身份知之甚少。

第一章 金兰密会

第二章 锦衣风云

第三章 侯府阋墙

第四章 秘谍乱战

第五章 双簧之戏

第六章 黄雀·蛊毒

第七章 夜战·绣春

第八章 偷天换日

第九章 劫后缱绻

第十章 怨憎·情仇

第一章 诡案疑云

第二章 搜捕·夜审

第三章 易容·越狱

第四章 真情·假意

第五章 后宅暗战

第六章 皇权逆鳞

第七章 袭爵之变

第八章 东厂开设

第九章 无间之叛

第十章 双雄对峙

第一章 亲事波澜

第二章 女命浮萍

第三章 疑邻盗斧

第四章 纪纲之死

第五章 花国状元

第六章 慧剑难断

第七章 状元之才

第八章 力挽狂澜

第九章 广陵县主

第十章 钗合剑圆

她是谁?

是朱门深宅中平凡呆憨的小婢女?是深夜提灯埋尸的义庄仆役?是青楼楚馆之中面带黑痣的鸨母?是秘会中杀人不眨眼的十二娘子?

——我并非有千面,而是代替万千冤魂而活。

他又是谁?

是侯府高门的纨绔庶子?是被内宅阴谋围绕,丧母恸哭的无助少年?是追捧戏子,拥男抱女的荒淫嫖客?是位高权重,从不公开露面的锦衣卫秘使?

——一旦习惯黑暗,便会成为君王手中的刀,刀钝之日,便是我的死期。

他们的邂逅,是宅斗?是朝争?是情爱?是深仇?

两个双面男女的啼笑因缘,一段大明朝“史密斯夫妇”的谍中谍传奇。

沐非

     生于江南古城,求学于六朝古都。主要作品有《宸宫》《帝锦》《帝台娇》《殿上欢》等。同名大型宫廷古装电视剧《帝锦》已经播出,《宸宫》《帝台娇》《大明小婢》等影视剧正在筹拍之中。

第一章

金兰密会

1.

明永乐十四年冬。

卯时的梆子刚刚敲过,隔着窗纸看天色,仍是漆黑得不见一丝亮。正是寒冬腊月的凌晨,北风呼啸,吹得树枝东摆西摇,在窗纸上映出鬼影幢幢。

初兰懒洋洋地蜷在被中,舒服地伸了个懒腰,闭上眼刚想再眯一会儿,却听一旁隔断的半间房里窸窸窣窣响个不停。

“小古,这么早就起了?”

初兰模糊地咕哝了一句,卷着被子滚了半圈,仍是不愿睁开眼睛。

没人回答,窸窸窣窣的声音仍是响个不停,半晌才停下。随即只听“吱呀”一声,隔断的木门被打开了,顿时一股难以形容的怪味直冲出来,呛得她掩住了鼻子,咳了两声。

那是烟熏火燎的木柴气息,腌咸菜的盐味,还有一种说不出的油腻味混合而成,实在是让人窒息。

“小古你也不开窗透气,房里的味儿好重……”

初兰迷迷糊糊地嘟囔着,随即才想起——小古那半间是从侧里隔断的,哪有什么窗户?

她眯着眼,模糊的光影里,有一道纤细瘦弱的身影慢吞吞地从内里走出,手里一盏油灯半死不活地燃着,被风吹得摇曳不定。

初兰懊恼地用被子包住头,终究没了睡意。她轻吟一声,蓦地跳起身来,却正好被一阵冷风吹得鼻头一酸,“阿嚏”一声打到一半,却被眼前景象吓得吞了回去——

房门半开,门后那阴暗逼仄的角落里,一团黑影蜷缩着,只有一双晶莹闪亮的眸子透过门缝向外看。

乍一看,好似一只阴森的鬼物蹲在那里,瞅着哪个人鲜美可口,就要扑出去叼了来吃掉!

“小古!你这是要吓死我啊!”

初兰尖叫一声,终于彻底清醒。她快手快脚地穿好衣衫鞋袜,跑过去拽了一把小古,又把油灯的芯拈亮了,这才松了口气。

“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别那么鬼鬼祟祟地躲在门后看人,会吓死人的!”初兰惊魂未定,轻戳着她的额头说道。

明亮的灯光下,小古仍是木愣愣地看着她,巴掌大的小脸上满是黑色煤灰,身形瘦小却偏偏罩在宽大的棉袍里,更显得滑稽。

她手足脖颈处的皮肤又黄又干,整个人看起来灰头土脸,别说与上房那些满身绫罗的富小姐相比,就是在这丫鬟的院落里,也是最不起眼的一个。

“院子外面……”小古低低地说。

“什么?”

“闹哄哄的。”小古小声说道。

初兰一愣——同住这么多年,她知道小古的耳朵很灵,她这么说,肯定是听见了什么动静。

此时,左邻右舍也陆续起身开门,刘妈妈特有的大嗓门已经响起,初兰也就把这事抛在脑后了。

沈府占地广阔,光大厨房就有亮堂堂一列高檐大屋,共有八间。前六间分别为荤食间、果蔬间、烧炙间、腌制间、点心房、米面房,后两间一处是众人洗菜切肉打下手的大堂,另一处便是柴炭房。

在大厨房混可大有门道。若是跟着灶上的掌勺妈妈,虽然勤苦又容易挨骂,但也能偷学个一招半式,今后可说是受用无穷;若是分去打下手,给管事的送足了油水,也可浑水摸鱼偷个懒;但若是分到柴炭房,那就前途无亮了。

整个大厨房烧火用水都是靠柴炭房供应,柴要干燥不呛人,劈得不大不小一水整齐;黑粗炭不能短斤少两,要及时送到各间;甚至连灶上用水也要看守妥当,不许闲杂人等靠近。

柴炭房偏于一角,连一点儿油水好处也不见,整天苦哈哈干活,却是动辄得咎,极容易吃挂落挨罚,所以在粗使奴婢中也是冷门差使。

腊月天冻死狗,大灶上热气腾腾暖意温馨,柴炭房里却是滴水成冰,寒入骨髓。初兰使劲跺了跺脚,吸了吸鼻子,正要继续码炭,却听另一边仍是不紧不慢传来劈柴的声音——

抬眼看去,果然是小古一人持着柄大斧子,一斧一斧地劈着柴。

那柄大斧气态雄浑,足有三十斤重,锋口宽阔飞扬,拿在娇弱瘦小的小古手里,显得格外突兀和滑稽。

一斧又一斧,发出沉闷的钝响,震得人心颤。

虽然不是头一次看见,但初兰的嘴角仍是抽搐了一下:人这么瘦小,偏偏力气这么大!

今天柴炭房管事的秦妈妈没来,初兰索性就偷个懒,饶有趣味地看着小古劈柴。

一下,一下,又一下。

小古永远是一个动作,一个节奏,一个表情。仔细看她劈的柴,就会发现长短粗细都一样,因为这个,还受了大灶上几次夸奖呢!

初兰正看得出神,却听一阵急促的脚步声朝这边传来,随即只听“砰”的一声,木门被粗暴地推开了!

出现在两人眼前的,是一位千娇百媚的美人儿:她一身桃红色文锦袄裙,梳着月环髻,簪着紫金五蝠钗,耳上米珠大的红宝石晃得人眼花。身后跟着一个小丫鬟,神色有些惊惶焦急,好似要拦着她进来似的。

“芳姑娘,这种粗鄙地方会弄脏衣裳,我们还是回去吧!”小丫鬟弱弱地说道,美人一个眼色,立刻把她吓得不敢说话。

“好久不见了。”微微扬起下巴,美人的笑容带着得意的优越感。

她……她是在跟谁说话啊!

初兰有些摸不着头脑——她虽然一直做着粗使丫鬟,没见到几位老爷太太,却也看出这“芳姑娘”的打扮和称呼都很暧昧,主不主、奴不奴的很是尴尬,心里倒是明白了一二分,但猜不准她的来意,一时也不好开口。

现场陷入了诡异的沉默,只有斧子劈柴的声音仍是不紧不慢地响着。

好似觉得自己被轻视了,美人一步上前,拦住了挥动斧子的手:“你是哑巴了,怎么一句话也不说?”

“我要砍柴。”低低的嗓音听着很是含混。

“你说什么?”

“今天荤食间要炖鸡,烧炙间要烤鹅掌,点心房要做芙蓉莲子糕,米面房还要蒸碧粳粥,需要柴火五十斤。”

一口气毫不停顿地说出这一连串话,小古的表情仍是呆愣愣的,旁边的小丫鬟“扑哧”一声笑出了声,却被芳姑娘恶狠狠的眼神吓住了。

相关商品
友情链接: